《我在恋爱综艺搅基》作者:李思危丨耽美电竞甜文,腹黑闷骚深情攻x迟钝可爱电竞大神受

2019年5月9日09:17:26 发表评论 148
摘要

一个想泡妹子反被迷弟泡的故事

最后,导演让沈央说一下他的初Pick,也就是第一印象最好的女嘉宾。
沈央毫不犹豫,报上了段薇薇的名字。

录完单采,沈央也饿了,打算去厨房找点儿吃的。
他一进厨房,就见宿寒英和严家其都在,室内弥漫着诱人的食物香,但空气中却充斥着令人尴尬的沉默……

“录完了?”宿寒英先注意到他,指指餐桌:“给你做了份三明治。”
沈央脑子慢了半拍,迷迷糊糊地走到餐桌前,又看见盘子里的三明治才猛然惊觉,宿寒英居然给他做吃的了?
“谢谢!”沈央简直受宠若惊,讨好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正好饿了?”
宿寒英:“你不是说早饭吃的随便?”

……我还说过这话?算了,不重要!反正显而易见,宿寒英是个贴心的好人!
或许,宿寒英并不像外表那样冷漠,而是个外冷内热的人?又或者,对方的高冷也只是在凹人设?
脑补了下宿寒英实际是个娇气爱哭怕鬼还喜欢粉红色的妈宝男,沈央心虚愧疚之余又露出了迷之微笑。
呃,悄咪咪去掉喜欢粉红色。
……怕鬼也去掉好了!

餐桌上摆放着刀叉,沈央先拘谨地小尝一口——火腿和煎蛋焦脆,生菜和番茄清甜……简直太好吃了叭!
沈央正陶醉着,宿寒英又端了杯橙汁来:“厨具我已经洗了,先出去了。”
“谢谢……”等宿寒英走了,沈央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不对——宿寒英难道自己不吃,只给他做了吃的吗?

“宿寒英性格很酷啊。”严家其突然开口。
刚刚她找到机会和宿寒英独处,可不论怎么明撩暗撩,对方始终不为所动,轻描淡写间就化解了暧昧,风度中又透着疏离……

沈央不明缘由,努力为室友说好话,“我觉得他很照顾人啊。”
“只照顾你吧?”严家其打量着沈央柔和的轮廓,幽幽道:“沈央,你真不是节目组提前安排进来的第四位女嘉宾?”
沈央:“……”

尽管明知道严家其在说笑,沈央还是被戳中了痛处。

从小,他就因为长相饱受困扰。
他,一个钢铁直男,居然长得像个女孩子……

幼儿园,男生们把他逼到厕所里试图强吻,要不是他激烈反抗,初吻早已不保!
小学二年级,老师安排他换上飘逸裙装,代表学校参加电视台的六一晚会节目。
小学四年级,外校校霸来学校堵他,非要和他谈恋爱。
……

总之,那段时期,他的人生是苍白而萧索的,甚至还有了个不堪回首的外号……

不过随着年纪渐长,个子渐高,小学后再没人搞错他的性别。但由于先天基因影响,比起大多数男生,他的长相还是太“秀气”了些。
幸好,并不娘。
……喜欢粉红色也不娘!
否则他也没机会参加这档恋爱综艺,节目组需要男女之间的荷尔蒙吸引,拒绝“gay蜜”。

想起往事,沈央心酸地喝了一口橙汁。
嗯,还挺甜。

“哇,好香,在做什么?”
突兀的女声打断了沈央的沉思,一抬头,原来是段薇薇进来了,对方正凑在严家其身边:“家其姐还做沙拉呢?我以为仙女只喝露水。”
“所以你只喝露水吗?”严家其调侃了一句,心里腻味段薇薇见她就叫姐,没准儿比她都大呢!但为了节目中的形象,她还是笑道:“香是吧?刚宿寒英给沈央做了个三明治,是挺香。”

段薇薇微讶地看向沈央:“没想到宿哥还会做饭呢?”
被点名的沈央精神一凛,连忙点头。
段薇薇默了默,忽然问:“家其姐,那宿哥没有帮你也做一份吗?”
严家其:“……”

想撕逼了!

一旁的沈央隐隐嗅到了风雨气息,心念微动,脑海里浮现出他谈笑间化解尴尬,赢得两位女士感激倾慕的画面。
这,是他表现的机会!
沈央快速塞完剩下的三明治,欲言又止。
沈央洗好餐具,欲言又止。
沈央逃离现场。

我怂。
我知。
我溜。

而在沈央“逃出生天”的同时,宿寒英也开始了他的单采录制。

导演还是常规交代了几句,他见宿寒英表现得十分自然,稍稍放下心。
可等到录制开始……

“大家好,我是宿寒英。很感谢《心动28天》的邀约,希望能在录制期间达成所愿。”

一秒。
两秒。
十秒钟后……

导演迟疑:“没了?”
宿寒英:“不是随便说?”
导演吸气,“那你也不能就这么点儿!至少说说什么愿望啊!”
宿寒英淡淡道:“抱歉,隐私。”

导演很气了,但考虑到宿寒英的来路,他斟酌后决定放对方一马,同时也放过自己。
“算了。”导演满脸不甘:“那来说下你的初Pick。”
宿寒英:“……”
导演:“……”
宿寒英:“……”
导演不敢置信:“这也是隐私??”
“不是。”宿寒英解释道:“刚见面,我还没有Pick。”
“你随便说一个!”
“我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。”

沉默。

良久,导演身心俱疲:“你就说说谁最好看得了!”
宿寒英忽然笑了,“真要我说?”
导演:“说!”
宿寒英:“沈央。”
导演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又良久,导演虚弱地挥挥手,“行吧……”

等宿寒英离开,一位助理小心翼翼道:“宿寒英这段不太符合节目要求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导演愿意放宿寒英走当然有他的考量,“刚才那段后期全部保留,等以后宿寒英有了心动对象,两相对比剪辑成真香效果,也算是个噱头。”
助理应了,可莫名觉得导演在盲目乐观。

节目组阴谋算计期间,宿寒英已经回了二楼。他见沈央、杨天驰和龙女正坐在休息厅,茶几上放着几张反扣的塔罗牌。

“寒英,过来坐。”杨天驰突如其来一声招呼,引得正准备抽牌的沈央下意识回头,胳膊肘不小心碰掉张牌
宿寒英提醒:“你牌掉了。”
“啊?”沈央低头一瞧,匆匆捡了起来,一脸无助地望着龙女,“这样子还准吗?”
然而负责算牌的龙女也没有遇见过类似情况,她斟酌着说:“应该准吧?是命运为你选择了这张牌。”
有道理!
沈央点点头:“那就这张吧。”

牌面翻开——恋人,正位。

龙女眼睛一亮,“你的正缘桃花已经出现。”
沈央:“什么桃花?”
龙女:“正缘,你可以理解为命中注定的姻缘,陪伴你一生的那个人。”
沈央狐疑:“真的?”
龙女肯定道:“真的,但你需要勇敢一点。”
沈央脑海里飞快闪过段薇薇的小梨涡,有点小羞涩。

杨天驰羡慕地瞅着沈央微红的耳廓,又转问宿寒英,“你要算吗?龙女擅长这个。”
宿寒英摇摇头坐下,龙女则稍稍舒了口气。

杨天驰并没有发现他的提议给龙女造成的压力,又说:“你带了什么来?”
见宿寒英微露疑惑,杨天驰解释:“节目组不是让我们带一件喜欢的东西吗?我带了鱼,龙女带了塔罗牌,之前家其也说带了美甲皇冠套装,你们呢?”
沈央恍然大悟:“我带了一个魔方。”
宿寒英:“《探索自然》。”
沈央:“啊?”
宿寒英:“一本科学杂志。”
沈央:“……”

现在的年轻人逼格都这么高吗?或者宿寒英本职工作是搞科研的?
其实也不一定……毕竟就连快递员都知道用“薛定谔的猫”来解释包裹存物好坏,各行各业谁还不能懂点儿科学?

杨天驰慢慢消化了一下,又问:“你就没点儿稍微贴近群众的爱好?”
宿寒英略一沉吟:“打游戏,算吗?”
杨天驰:“算啊,我也喜欢啊!你游戏打得好吗?”
宿寒英:“很好。”
杨天驰被宿寒英的自信震慑住了,他心中一喜,从兜里摸出手机:“来来来!《三国战纪》了解一下!”
宿寒英先是看了沈央一眼,又冲着正前方一排排摄像机抬了抬下巴。
杨天驰慢半拍地想起了节目组的要求,悻悻收回手机:“有空再请教大佬。”

“谁是大佬?”
严家其端着水果沙拉,和段薇薇一道上来了,她只听见“大佬”二字,于是顺口一问。
“寒英,游戏大佬。”杨天驰看着严家其手中的沙拉,忽然拍了下脑门,“对了,今天晚饭谁负责啊?”

节目组虽没安排台本,但有些事还是口头交代过的。
比如,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,希望他们男女搭配,两两一组,轮流负责每天的晚餐。

段薇薇双眼发亮,在镜头下,如果她主动邀请一位男士,对方多半不会拒绝!可还不等她开口,严家其已抢先一步道:“你们有谁不会做饭?”

唯有杨天驰弱弱举手,表情无辜又可怜。

沈央不忍杨天驰孤军奋战,想了想说:“我一般。”
严家其将沙拉放在桌上,叹道:“我也是,连一份沙拉都准备了快半小时。还是薇薇厉害,刚和我说会做十几种甜点……”她突然拍了下手,像是刚想到般:“既然我们这里有三个厨渣,不如请三位大佬一对一带带我们?”

段薇薇笑容一紧,她自然不愿意了,但严家其的提议很合理,只能勉强笑道:“那也行,谁来和我一组呀?”
沈央想起龙女的占卜,内心蠢蠢欲动,见杨天驰也没接话,他便鼓起勇气开口:“我行吗?”
段薇薇打量着沈央秀气的五官,觉得也挺赏心悦目,心里的不快散了点儿:“当然。”

等沈央这边一选定,分组结果也出来了,严家其如愿以偿和宿寒英一组。
几人顺便排好了班,今天的主厨轮到沈央和段薇薇。
但冰箱里食材有限,沈央被委派了采购任务,刚好宿寒英准备去趟超市,两人便一块儿出门了。

进了车库,沈央略感意外,因为宿寒英的车外形和售价都很低调,跟他本人完全不相配。沈央暗搓搓怀疑,对方是不是把家里保姆买菜用的车给开来了……

依靠导航,他们找到了家距离不远的大型超市,开车只要七八分钟。
一路上并没有沈央预料中的冷场,宿寒英话虽少,但聊天时很自然,也擅于给另一方空间,让他不知不觉间说了很多……

比如,“你说杨天驰的职业和运动有关?难道是健身教练?”
宿寒英直视前方:“从他的身材管理和谈话方式来看,应该是从事有经营业务又与运动相关的行业。”
沈央若有所思,“那其他几个女生呢?呃,段薇薇呢?”由于第一天不许公开职业,他一直很好奇。
宿寒英:“不熟。”
沈央噎了下,又小心试探:“那我呢?”

宿寒英并没有直接回答,前方岔路口亮起红灯,他踩下刹车,转头看着沈央:“跟手有关。”
沈央心里咯噔一下,下意识虚握住拳,视线飘移至窗外,“你猜错了。”
宿寒英:“是吗?”

等车驶入大道,沈央又来劲儿了:“年龄呢?我们谁最大?谁最小?”
宿寒英没有一秒犹豫:“杨天驰最大。”
沈央也同意这个猜测,继续问:“最小呢?”
宿寒英:“到了。”

沈央抬头,就见到某大型购物公园的Logo,以及地面停车场的导视标识。

两人相继下车,理所当然地引来群众围观,谁让他们身后跟了足足三位摄像师!
不少人冲他们指指点点,沈央还听见了妹子们的议论声。

“快看!那个白T的是谁?这么帅是神仙吗?”
“他俩是明星吗?来拍戏的?”
“旁边那个也不错,就是个子矮了点儿。”

emmmm……
沈央不高兴了,他也有一七九好吧?妹子们看看清楚,他可一点不矮!
沈央斜睨身边的参照物,换来对方淡淡一瞥,“喜欢吃什么?刚才你没说。”
他们来时特意问了其他人各自喜欢的菜色以及有无忌口,但沈央是要去采购的人,就没刻意提,结果宿寒英还记着。
沈央心里一暖,气顺了,一点不挑剔:“都可以。”

然而当见到宿寒英第一个挑了排骨时,沈央有些怀疑自己失忆,难道他今天说起过最喜欢的是糖醋排骨?
应该只是巧合吧?
沈央瞄了宿寒英好几眼,对方似无所觉,只认真挑选食材。

购物车逐渐装了个半满,他们又准备转去日货区,刚走没两步,沈央突然看见两个熟人。
人群中,一男一女推车走在人群中,其中的男生戴着口罩,但沈央还是一眼认了出了对方——魏风眠!
沈央整整四年没有联系过的发小,他曾经最亲密的朋友!
可魏风眠怎么会来A市?!

沈央来不及细想,唯一的念头是绝不能被发现,于是匆忙转身,正对上宿寒英一张整容都整不出的言情小说男主脸。
身后熟悉的交谈声似乎越来越近,沈央急得后背发汗,他脑子一热,将宿寒英抵在货架上,单臂一伸,以最霸总的姿态,来了个经典款“架咚”!

试读章节到此结束,喜欢此文请支持正版阅读!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