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在恋爱综艺搅基》作者:李思危丨耽美电竞甜文,腹黑闷骚深情攻x迟钝可爱电竞大神受

2019年5月9日09:17:26 发表评论 148
摘要

一个想泡妹子反被迷弟泡的故事

草央……
对“央”字比较敏感的沈央,总感觉哪里怪怪的?但其余人都没有多想,杨天驰了然地点点头,又转头去问女生的名字。

得知女生叫做严家其后,大家都觉得看起来很像男人的名字,据严家其解释,她以前叫“严佳琪”,但小时候老生病,后来得了高人指点,说她必须改个男性化的名字才能镇住魂魄。
杨天驰关心道:“那改了名你还生病吗?”
严家其轻笑:“虽然说封建迷信不好,可自从改了名,我连感冒都很少了。”

杨天驰对玄学挺敬畏,不免一番感叹,又想起严家其和宿寒英是一块儿来的,好奇道:“你俩之前认识吗?”
严家其先看了宿寒英一眼,摇摇头:“不认识,刚好在门口遇上。”
沈央发现杨天驰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,心想杨天驰多半也把宿寒英当做劲敌,毕竟宿寒英的外形太耀眼了,就连腼腆的龙女都忍不住打量了好几眼。

不过宿寒英不太爱说话,在接下来的尬聊环节中他很少开口,除非有人把话题引到他身上。
他的沉默给了杨天驰表现的机会,后者很快和严家其聊得火热,而沈央和龙女要很努力才能接上话。

差五分钟十二点,最后一位女嘉宾姗姗来迟。
她气喘吁吁地站在玄关处,说话都不太连贯,“不、不好意思,堵车了,A市真的太堵了……”
“不用在意,你也没迟到啊。”沈央难得主动了一回,因为这个女生很符合他的眼缘——栗色短发、小圆脸、大眼睛,关键脸上随时挂着笑,一笑还有两个梨涡,感觉超甜!
“城里本来就堵,我就是怕迟到所以六点就起来了,早饭都只能随便吃点儿。”沈央说完后,不知为什么女生的表情僵了一瞬,而杨天驰给了他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。

嘉宾都到齐了,几人排排坐。
第三位女生介绍了自己叫段薇薇,她先环视一周,视线在宿寒英身上停留得稍久一些,接着便转移目标,语气真诚:“家其姐,你长得好漂亮啊。”
严家其眸光一闪,微笑道:“你也很漂亮。”
段薇薇摆摆手,娇嗔:“哪有,你是不是混血啊?”
严家其一顿,声音沉了几分:“我曾奶奶是英国人。”
段薇薇自嘲:“难怪你轮廓比我们深,鼻梁好高,眼睛又大,而且脸超小,和你一比我就是个饼脸。”
严家其笑眯眯:“脸大有福气呀。”
段薇薇噎了下,勉强挤出个笑。

不知是不是错觉,沈央感受到了涌动的暗流。
不,不是错觉!因为气氛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凝滞!

这一刻,沈央突然福至心灵,他从严家其和段薇薇的对话中隐隐得到启示,并后知后觉地发现,自己好像犯了一个错误?刚刚他安慰段薇薇那些话,是不是有点儿暗搓搓讽刺她“不想迟到干嘛不早起”的意思?再看段薇薇的反应,估计误会了……
沈央懊恼不已,但事情已经过去了,再刻意解释更奇怪了,他只有无声地为自己的情商点蜡。

这时,他又听段薇薇说:“宿这个姓很少见啊。”
沈央抬眼,见宿寒英只轻轻点头——不算礼貌的回应,甚至有些冷淡疏离,但或许是宿寒英的神情认真,姿态自然,并不会给人没教养的感觉。沈央甚至觉得,恰恰是这种反应才符合宿寒英的气质。

段薇薇小幅度地撇了下嘴,有些失望,转瞬又露出轻快的笑意:“呐,我们去参观一下房间吧?”
“好啊。”试图挽救好感值的沈央赶紧支持,“顺便把行李搬进卧室吧?”
他第一个起身,想要帮几位女士搬行李,然而现实总是打脸。

为了展现男友力,沈央特意挑了个最大的箱子,恰好是段薇薇的。他原想帮她把箱子搬上二楼,没想到……居然提不起来!
里面装的是金砖吗?这么沉?!
沈央自认不算弱鸡,但鲜少与年轻女性相处的他,显然不懂女生的行李箱里包括了“会用的”、“可能会用的”、“可能不会用的”的东西,更不会懂平时连扭瓶盖都需要帮助的女生,在拿快递和搬行李这两件事上有着非同一般的爆发力。

怎么办?
可以换一个箱子吗?
沈央瞄了眼镜头,心中无助且挣扎。

“我来。”
声音响起的同时,一只手搭在了箱子提手上,五指修长,微微泛凉。
沈央下意识松开手,转头就见宿寒英轻松提起了箱子……而且是两件。
他饱含敬意地看着宿寒英一手一箱快步上楼,脑中不禁飘出一句话:社会你宿哥,人狠话不多。

愣了会儿,沈央收回视线,默默提上了自己的箱子。

二楼除了公共休息厅外,还有三间卧房,男生两两一间,女生四人一间分上下铺,内接二十多平的衣帽间。之所以各有四张床位,主要是节目中期还会来一男一女两位嘉宾,加入修罗场战局。
一行人先参观了女生的房间,门一推开,入眼大片粉红色。
窗帘、地毯、墙面……难得不是粉红色的沙发上还放着三只半人高的粉色小熊。
沈央觉得……超可爱!
但,男人,是不可以喜欢粉红色的!是会被人耻笑的!

沈央强忍艳羡,面无表情。

三个女生都很喜欢这样的布置,段薇薇甚至兴奋地跳起来,她扑向一只小熊,甜滋滋道:“这是我梦中的卧室!”
沈央暗暗竖起大拇指,不愧是我欣赏的女孩!

女生们很快决定好上下铺,几人又来到男生的卧房。
相对而言男生的房间就清爽多了,色调以蓝色为主,每间房有两间床,布置的很简约。
不过三个人两间房,要怎么住?

沈央感觉和杨天驰相处比较没压力,想和杨天驰住一间房,但突然听宿寒英问:“你们都几点睡?”
沈央习惯熬夜,老实道:“一两点。”
杨天驰:“我十一点。”
宿寒英看向沈央:“我也睡得晚,我和你住。”
沈央:“……”好吧。

众人放好行李,又上三楼逛了逛。
三楼有健身房、影音室、游戏厅和一间阳光花房,花房里摆满了沈央叫不出名字的植物,一株株长得正好。

等参观完小洋楼,大家便回房间收拾行李。
沈央带的东西不多,整理好后见宿寒英还在慢条斯理地挂衣服,顺口道:“要帮忙吗?”
他以为以宿寒英的高冷会拒绝,但对方却笑了笑,说:“谢谢。”
“不客气。”沈央被宿寒英的笑晃了下眼睛,心想这人笑起来可真好看,不对,不笑的时候也很好看,一笑就是好看x2。

作为钢铁直男(自认),沈央的形容词一贯匮乏。

他见宿寒英已经归置好了杂物,行李箱中还放着几套衣裤,分别用几个密封袋装着。
仅这一个细节,沈央就读出了“洁癖”、“龟毛”两个词,莫非宿寒英还是个处女座?
只粗浅知道点儿星座知识的沈央无意中又黑了处女座一回,他毫无愧疚地拉开密封袋,发现宿寒英的衣服最次也是轻奢,于是推断对方家境应该很好。

行李箱的东西逐渐减少,最后就只剩下一个包装精致的纸盒。
沈央本能地拿起来,一看居然是盒四条装的内裤,顿时抖了下手,匆匆上缴。

就在两人传递胖次时,导演突然驾临,“你们收拾好了吗?”
沈央回头,对上导演那张犹如中学时教导主任的脸,不自觉气弱,温驯道:“差不多好了。”
导演:“那准备录单采,其他人都已经录了。”

沈央愣了下,想起节目组提前交代过第一期要录制单人采访,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心里一阵紧张。
导演:“你俩谁先来?”
沈央不知所措,看向宿寒英,后者关上衣柜门,“他先去。”
“……好。”沈央丝毫没有反抗精神,甚至庆幸对方替他做了选择。

等他进入单采室后,导演道:“别紧张,就随便介绍下自己,说说你对恋爱的看法,或者为什么来这个节目、有什么展望等等,自由发挥,都可以。”
沈央深吸口气,僵硬入座,望着前方密集的设备和人头,有种罪犯面临审问的荒诞感。

“ok,开始。”
随着导演一声令下,沈央勉强挤出笑容,一口朗诵腔:“观众朋友们大家好!我是嘉宾沈央,沈是——”
“停!”导演皱了皱眉,“这段播出时会给字幕,你不用说得太具体,放松点儿……”见沈央茫然眨眼,导演隐隐头疼,“算了,你随便说。”
沈央双唇一抿,重振旗鼓,“电视机前的朋友们——”
导演:“我们是网播。”
沈央:“……”

再来!
“朋友们好,我叫沈央,很高兴受到节目组邀约,能参加《心动28天》这档新奇有趣的综艺。在来节目之前我曾一度犹豫,因为我的性格比较内向,不擅与陌生人——”
“停!人设崩了!”
“……”

所谓一鼓作气势如虎,再而衰三而竭。
如此几次反复,沈央终于不紧张了,他疲惫开嗓:“大家好,我叫沈央,非常有幸能够参加《心动28天》这档综艺。在我还算年轻的人生中,最珍重的女性是我的奶奶,而我之所以来这个节目,是希望能找到另一位让我珍重的女性。”
“如果我能遇见她,我会爱她、疼她、尊重她、相信她。每天早晨,我会对她道一声早安,为她准备早餐,送她上学上班。她忙碌的时候我不会打扰,她休息的时候我会逗她开心……”

沈央越说越顺,工业糖精张口就来。
“……我所有的桌面屏保都是她,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她。”这一刻的沈央情圣附体,仿佛嘴里含蜜,“她喜欢浪漫,我会是吟游诗人;她喜欢平淡,我会是田螺先生;我会帮她拍照P图,还会为她清空购物车……”
“会忠诚、专一、不抛弃、不背叛,会一直一直喜欢她。”

等沈央终于啰嗦完,导演的瓜都掉了。

“……这些词儿都是现想的?”导演不敢置信,只觉得面前这个小年轻前后简直判若两沈。
沈央不好意思道:“不是,其实我特意读了不少小说。”他既然知道要录制单人采访,肯定是有准备的,只是起初太紧张导致暂时性失忆。
“什么小说?”导演很好奇,他一个中年人搞恋爱综艺,最头秃的就是如何激发观众的少男少女心,有效的学习教材必不可少。
沈央踟躇:“你知道全国最大的女性小说网站吗?”
导演:“啊?”
“就是那个……最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,尽在晋江文学城!”沈央小声分享秘密:“我在晋江充了五百块钱……”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