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文学小说」《白鹿原》作者:陈忠实 现代文学史诗巨著,茅盾文学奖作品

2018年12月18日11:23:56 发表评论 192

「文学小说」《白鹿原》作者:陈忠实 现代文学史诗巨著,茅盾文学奖作品

推荐等级:4.7星

特点:茅盾文学奖,农村,现代文学,史诗巨著

以下评论来自网络,供阅读参考:

评论1

典型的农村生活画卷和家族数十年历史,成名如此之大只因出现较早,实际可读程度不如刘震云故乡天下黄花,和名不见经传的老村的几本作品质量相当,白嘉轩鹿子霖黑娃等人物都有血有肉形象鲜明,而作为全书最高段最理想化的朱先生反而显得伟大光荣正确而片面,此外,朱先生死的时候,毫无必要的加入了类似阳具崇拜的桥段,那一代作家似乎都对男子脐下三寸颇有执念,认为它重要而有决定性,例如白鹿原,例如伏羲伏羲,例如基本每本贾平凹

评论2

陈忠实创作《白鹿原》前就暗下决心,要把这本书当作“将来垫枕头的”作品,也就是说,一名小说家总要写点自己都觉得好的作品用来陪葬。于王朔而言是《动物凶猛》,写了许多小说,王朔用于证明自己是严肃作家的作品是这个中篇,犹如史蒂芬金拿出《四季》(其中就包括 肖伸克的救赎)来证明自己不仅可以写畅销书,还能写更深刻的。

《白鹿原》是长篇小说,结构上处处在模仿《红楼梦》发表前也批阅几载,增删三次。我读过两三遍,我认为,无论从哪个方面说,古典小说里它都是最完美的一部。读过之后,古典小说可以观止矣!

我说的古典小说,是指那种传统的写法,仍有扣人心弦的情节,环境及社会背景描写,甚至,有某种惩恶扬善或者其它的宿命感的小说。有别于现代小说,象王小波,村上春树,安妮宝贝,这样的是现代小说。现代小说,一直发展,似乎还没有观止的迹象。

《白鹿原》的结构非常古典,故事惊心动魄,场景宏大,气度恢宏,跨越中国近代史,以关中大地普通人的生活为主线,刻画了一系列鲜明的中国人,真可谓深刻的反应了中国人民的性格--这一性格的反应和解读,具有世界性。我觉得,如果翻译得当,这本书是最当之无愧去申领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。据说,沈从文曾经获奖,只因去世没能领奖,沈从文的作品具备世界性,是因为他的笔下也写出了中国人的性格,写出了湘西凤凰城的民族性。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。

长篇小说,结构很重要,结构的好,是有机的,一体的,是个有机物,结构和故事水乳交融,否则,就是无机物,仅字数较多还谈不上长篇小说,就象不能把所有分行的文字都叫诗歌。

说它结构古典,是因为陈忠实读通了红楼梦,引用了《红楼梦》的结构特点:每一章节开头都把结果交待给读者,然后一步步的去解释这个结果,比如《白鹿原》的第一句是:白嘉轩一生最引以为傲的,是娶了*个老婆。。。。。。。然后,就把原因和每个老婆一一道来。
还有个章节第一句是:黑娃是收秋时回到原上的,回来时,还带了个女人。
然后,又一一道来,黑娃这么久都去哪儿了,经历了什么。。。。。。

这样的结构非常吸引人,也把全书贯穿起来了。我没写过长篇小说,但读过一些,知道什么是好的结构,什么是坏结构。

它的语言也是非常生动和乡土化的--人物说的都是人话,和性格相符,仿佛就在我们身边一样。它所刻画的人物形象很驳杂,涵盖了各个阶层,各色人等(缺陷就是女性人物较少,不过仅有的几个,写的很成功),有正直有阴险,有善良有懦弱,有淫娃荡妇,也有情深意重男。基本上,每个人物身上都体现了复杂的人性,更珍贵的是,体现出农耕社会中国人的精神,中国人保守压抑的道德感,因袭而来的独特伦理观,“耕读传家”的古传统,善恶有报的宿命与救赎论。。。。。。

他写到了阴谋与爱情,权利与欲望,甚至,部分的写出了真实的中国近代史,席卷全国犹如洪水淹没良田的 “三年自然灾害“,所谓”镇反运动“,在百年多难的白鹿原轰轰烈烈展开,人们在灾难和革命斗争面前,展示自己的真实一面。这些以真实历史为背景的故事,惊心动魄,扣人心弦,绝非简单的市井故事、民间奇闻可以比拟。甚至,书中不乏大量露骨的性描写,虽然作者碍于国内出版形势,在二稿三稿中做了不少删削,但剩余的部分,仍很精彩,比贾平凹同学赤裸裸的宣淫,和蹩脚的性描写高明多了。其差别犹三级之于毛片。

读过外国小说再来看中文小说,的确落后一大截,但在古典小说方面,我不觉得《白鹿原》就比不上苏联文学,比不上英美那批古典小说家。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,题目里这句话,写在《白鹿原》卷首,是托尔斯泰说的,我觉得,只要写出了自己民族的”秘史“的小说家,都是好的小说家。二月河和陈忠实是对红楼梦学习最为成功的中国作家。我不觉得《白鹿原》比《红楼梦》差。

虽然功成名就的陈忠实,再也没写出超越 《白鹿原》 的小说,而且身兼陕西作协主席职位,每逢年节,还得在新闻联播里露个面谈谈八荣八耻科学发展观啥的,但我认为,仅此一部,他的作家人生就可称圆满了。

外国作品自有其好处,尤其是现代小说,真不是国内作家可以比肩,甚至追也追不上。但不能因此就废了一切中文小说。

《白鹿原》是部经得起时间考验,可以一读再读的好小说。

评论3

第一次读《白鹿原》是十几年前,那时文坛上正“西风烈”,平凹路遥陈忠实风头正劲,大多都质朴厚重,也就跟风读了几本,不加选择,什么《土街》,什么《媾疫》等,几乎都是中篇,《白鹿原》是那时唯一读的长篇。读到结尾处,竟有些茫然,黑娃死了,白嘉轩瞎了,鹿子霖疯了,“食尽鸟投林”各有各的命数。

经典就是经典。隔了多年再读,不但不生起倦心,反而越发觉得书的妙处,好看又耐看,宏大的背景,缜密的构思,人物的爱恨情仇,秒杀如今轻浮的都市言情穿越奇幻,对陈忠实更多分敬佩。

“小说,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。”(巴尔扎克),扉页上这句话,显示出作者的“野心”,和路遥写《平凡的世界》一样,他想写描摹出一个时代,也追求宏大叙事,都是以家族恩怨兴衰为轴,附带时代变迁。与《平凡的世界》相比,《白鹿原》时代跨越得更多,城头王旗多次变换,千年儒学传统浸润下族长,神秘不可知的力量,论广度,要胜于前者。

白鹿原,确有其地。这道原在蓝田县城西南方向,史载“有白鹿游于西原”,遂命名 白鹿原。白鹿原这个名字后来几经历史的转换,在历史上还叫过灞陵原,著名的“鸿门宴”中,“沛公军灞上”,说的就是这个灞陵原,也就是白鹿原。白居易曾做诗云:“宠辱忧欢不到情,任他朝市自营营。独寻秋景城东去,白鹿原头信马行。”

而白鹿村,则是作者虚构的,不过现实里也有它的原型,那个村里有两姓家族,也曾有过多次争斗。
书中人物。

白嘉轩,行事光明磊落,怀仁义之心,以德报怨,好面子,属于有原则认死理的人,在要不要为小娥建庙上表现最突出,宁可全族都染上瘟疫也不能向她低头。

鹿子霖,精明强干,争强好胜,无原则为了目的不择手段,好色成性。最后,有灵性的生命被抽走,生不如死,毫无尊严的死去。

田小娥是书中为数不多女性角色之一。按书中描写来看,她属于姿色中上,郭举人,黑娃,鹿子霖,白孝文,这几个男人都不靠谱。黑娃和白孝文虽都真心对她,也都在关键时刻离她而去。为什么要写田小娥这个人物,陈忠实说“官办的县志不惜工本记载贞妇烈女的代号和事例,民间历久不衰传播的却是荡妇淫娃的故事……这个民族的面皮和内心的分裂由来已久。”

白鹿和白狼,是书中两个对立的意象,一个主吉,一个主凶。在口耳相传的传说,白鹿乃神物,灵气所集,是原上众生的图腾。无疑,白鹿是智慧是化身,神鹿见首不见尾,虚无缥缈,而物化到人物身上,只此两位,白灵和朱先生。白灵被活埋时,她奶奶梦见白鹿出现。朱先生逝世时,其夫人见一只白鹿越过屋顶。

白灵幼时顽劣异常,却极聪慧,以她姑父朱先生看来,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白灵的眼睛刚柔相济,习文可安邦定国,习武则可能统领千军万马。白灵性子又刚烈,为进城求学,不惜刀横在脖子上,逼父亲让步。一心一意追随革命,却死于自己人的肃反中。与她类似的是鹿兆海,满腔热血誓死报国抵御外侮,没死与敌酋之手,却死于红军的枪弹之下。命运,开了个残酷的玩笑。

朱先生之于《白鹿原》,如诸葛亮之于《三国演义》。算是书中最具智慧的人。

他自幼苦读,昼夜吟诵,孤守书案,饱学儒雅。淡泊名利,满清和民国,都有人力邀他做官,都被他婉拒。

他慧眼看世事,“房是招牌地是累,按下银钱是催命鬼。”,每次众人遇事疑难不能决,他只几句就能点醒。

他虽处斗室之中,但并非不闻世间事,常有出奇之举。当原上众人疯狂种植鸦片时,他亲手扶犁毁掉白嘉轩的罂粟,颇有关中林则徐之风。他只身进兵营,以三寸不烂之舌劝退清兵二十万,并劝张总督“脚放大,发铰短,指甲常剪兜要浅。”

当不得志的县长找他诉苦时,他重复说着,“还得熬着”,县长索要手迹时,慨然应允,找来纸墨笔砚,铺开宣纸,悬腕挥毫,一气呵成写下四个大字“好人难活。”

当恶人军阀刘军长来时,他就在门口拴上两条大狼狗,二犬把门,以豆腐烩肉招待他。军阀刘军长求字,他婉拒。岳维山求字,他婉拒。后来,为鹿兆海送葬时,他亲写祭文,亲扶灵柩。联合其他学人,发表慷慨的抗日宣言。岳维山以县志经费做要挟,让他写剿匪宣言,他毫不留情的坚决拒绝。

原上饥荒,啼饥号寒,阡陌之上,饥民如蚁。县长请他任赈济灾民副总监,他慨然应允。他赈济灾民,不取一分一毫,确保把粒粒粮食送入灾民口中,事后更不受人家送的匾额。这里有个细节让我印象深刻,白孝文因受了鹿三奚落,而去和灾民抢舍饭,被鹿子霖拽住,并想给白孝文几个馍,朱先生沉静的说,“让他多饿一阵儿好。”白孝文转身要走时,被朱先生拦住“等等,你去抢一碗舍饭吃了再走。吃一碗舍饭好处匪浅……”随后,朱先生对屋里的人说,“我提议,咱们赈济会同仁都去舀一碗舍饭,与民同食这个机会千载难遇。给我一个碗,你们不去我可去了……”

鹿兆海阵亡后,他决定和学人投笔从戎,亲上抗日前线。颇有古代书生气,文而不弱,刚气犹存。
他博古通今,淡泊名利,更神奇的能预知吉凶。让他有了些许神秘色彩。他在解放前,劝白嘉轩自食其力,解雇掉所有长工,使白免于被划分为地主。最具有神秘色彩的事在于他的遗嘱,“不用蒙头纸,不用棺材,不要吹鼓手,不向亲友报丧,不接待任何吊孝者,不用砖箍墓,总而言之,不要铺张,不要喧嚷,尽早入土。”入葬时,头下枕着生前著写一捆书。几十年后,他的墓室被挖开,正如他生前对自己孙子说的“我重见天日,就靠你们喽。”里面唯一的一块砖,正反面都刻字,一面是“天作孽犹可违”。另一面是“人作孽不可活”,摔开后,里面同样刻着字“折腾到何日为止。”学生和围观的村民都惊呼起来。。。是呀,时至今日,还不是照样在折腾?

朱先生逝世后,书中对送丧那段的描写,读来真是令人感动。让我想起德蕾莎修女下葬时,成千上万的人冒着倾盆大雨走上街头,为她送行。12个人抬着她,印度总理跪下去了,所有人跪下去了,人民尊敬她,人们都不敢高过她的灵柩。

“这个人一生留下了数不清的奇事轶闻,全都是与人为善的事,竟而找不出一件害人利己的事来。”“世上肯定再也出不了这样的先生喽!”白嘉轩如是说。

还是他的闭门弟子,黑娃的挽联概括的精准。

“自信平生无愧事,死后方敢对青天。”

朱先生这个人物在现实里的原型是关中大儒牛兆濂。陈忠实幼时听过不少牛的传奇。之所以是朱先生,而不是王先生,陈忠实说,“牛”“人”合一即为“朱”。有兴趣的可百度 牛兆濂 ,他的言行和书中朱先生吻合度还是颇高的,确实是牛人一个。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